【 .】,精彩免费!

“各位让一下让一下,我们要带孩子回去了。”女人陪着笑脸,脚下去一点不慢,有部分人知道刚才的人说中了,但这种时候都不想惹麻烦,便下意识的让开。

眼看这一男一女要抱着孩子走出人群,李锋突然站了出来:“站住!”

一男一女扭头,看到李锋留着板寸头,虽然不像那些壮汉一样五大三粗又高又壮,但身上也有股硬汉气息,气场很足,身边跟的一个女人一个女孩都是那种不多见的美女,肯定不好惹,女人就赔着笑说:“这位先生,刚才是我们孩子不对,摔了这位小妹子买给他的东西,孩子不懂事,我替孩子道歉。”

“算了,一点东西而已,人没受伤,放他们走吧。”路人中有人很圣母的劝说。

李锋看也没看那个说话的男人,冷冷看着对面的一男一女:“我不把们怎么样,就是让们站着等一下,让警察过来看看,们到底是不是这孩子的父母。”

“这位先生,我们真是这孩子的父母。”女人苦着脸,那男人不耐烦了,不无威胁的瞪了李锋一眼:“管他干什么,我们走!”

说完拽了女人一把,两人抱着孩子就急匆匆走出去,可是下一刻他们就眼前一花,等看清面前的人影时直接吓了一跳,李锋居然已经站在了他们面前。

男人脸色不好看了,压着气问:“不依不饶的想干什么,让开!”说话的同时已经默默把孩子递给了女人,拳头也捏了起来。

李锋瞥了他手上的文身一眼,不屑一笑:“想动手?看来是承认自己是人贩子。”

“人麻痹,给老子滚!”男人也是好勇斗狠之人,眼看撕破了脸,脸色一沉二话不说一拳就朝李锋脸颊挥了过来。

李锋自然不会被他这狠模样吓着,头轻轻一偏就让他的拳头落了空,同时也伸出了拳头,那男人根本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被一拳捣在小腹上,疼得他肠子都抽搐了起来,一下捂着肚子仰面朝天摔倒在地,翻来覆去的打起滚来,嘴里还一边惨叫。

薰衣草花园中的甜美少女

那女人竟然是个演技派,眼见男人连李锋一拳都受不了,干净利落把孩子一放,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哭天抢地的嚎起来。

“打死人啦打死人啦,流氓打人啦!”

倒打一耙就不说了,竟然还污蔑他是流氓。李锋气笑了,瞥了眼周围正在拿着手机拍照的人,对那女人冷喝道:“别嚎了!”

“打人啦,流氓打人啦!”女人继续哭嚎,李锋被她那杀猪样的声音弄得烦不胜烦,直接一巴掌甩在她脸上,这一巴掌立竿见影,女人脸一下肿了起来,老实的坐在那里不敢嚎了。

“喂,那哥们儿别打女人!”刚才那劝他的男人说道。

李锋瞥他一眼,指着地上的残疾小孩毫不客气的问:“这**要是孩子,打不打这女人!”

“这……”那男人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不说话了,李锋没再看他,对这种是非不分完全没脑子的圣母婊,他没什么好客气的。

什么时候,不打女人成为男人必须要遵守的一条铁律了?在李锋看来,这种丧尽天良的女人有什么不能打,没看周围那些孩子的母亲们都没说什么,听到他这话后还一脸赞同,也恨不得上来打这女人几巴掌。

到现在,谁都不明白这一男一女是人贩子,这些残疾小孩都是人贩子敛财的工具。

“我已经报了警,等着警察过来。”陈秀媚牵着董珊珊走过来,李锋看了眼小脸上还带着泪痕的董珊珊,伸手给她抹掉:“姗姗,没事的,这种事只是少数,单纯善良,没经验,才会被人利用的善良。以后还是要做这种好事,我支持。”

“谢谢李锋哥哥,我知道了。”董珊珊答应了一声,不过还是有些心结。

路边,停着一辆黑色的奥迪车。

车里做的,是一个穿着休闲装的男子,男人在三十岁左右,显得很成熟,眉目和李锋的一个熟人文静很像,正是之前在秦城和李锋有过一面之缘的文天龙。

之前文天龙一直将外面发生的这一幕看在眼里,此刻有些玩味的说道:“这个李锋,还真是像传闻中那样古道热肠,有侠客之风。真是个奇葩,他自己就是秦城道上的隐龙头,来秦城半年,多少人因他而死,却有颗圣母心,真是看不懂。”

“文总,这家伙说不定是装的呢。他身边那女孩子是董珊珊,董副省长的孙女,在省城这一帮二代三代当中,是名声最好的,省委家属大院里好多人都喜欢她。要不是年纪还小才上高一,肯定说媒的人早就踏破董家门槛了。李锋会不会是为了巴结董副省长,故意讨董珊珊的欢心。”

驾驶位上的司机扭头说道。

文天龙看了他一眼,不咸不淡的说:“他把董珊珊从血燕的人手里救了回来,董正和感激他得不得了,听说他要对付陆千机,直接给关汉青发了话,觉得他需要讨董珊珊欢心?”

司机顿时不说话了,作为文天龙最亲近的下属之一,他自然知道文天龙的性格。成熟稳重,但行事还算光明磊落,比陆千机好了不知道多少。

自己没看出他对李锋很欣赏,竟然说反话,马屁没拍成拍到马腿上只能怪他自己眼瞎。

“这边派出所的出警速度也太慢了。”文天龙皱了皱眉,对司机说道:“给温江分局的人打个电话,反应下。”

“好的,文总。”司机赶紧打电话,心里暗暗吃惊,文总对这个李锋还真是重视得不得了,大老远的从城区坐一个多小时车过来只为了见他也就罢了,还为了一桩小事惊动这边分局的领导。这个李锋,到底何德何能。

“国色天香算是这边镇上派出所巡逻的重点区域,怎么这么久了还没来人。”人群里,陈秀媚看了眼时间带着不满的说。

“等着吧,慌什么。姗姗饿了没有,要不们先去饭店把饭菜点好。”李锋抽着烟,随意靠在一辆车身上,见又有一个路人举着手机对他拍照,只能无奈的竖起手指指指对方,之前那些人拍照录像的他都让他们删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