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大志等人走了,丁若烟给陈耕端了一杯橙汁松了过来:“我记得你曾经跟我说过,要发展直升机技术啊,怎么刚刚没跟王大志他们说?”

陈耕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向丁若烟反问道:“你都听到了?”

丁若烟应了一声。

陈耕也没问她是怎么听到的,轻声给丁若烟解释道:“王大志这些人有些过于着急了,或者说,他们其实并不是真的准备做重型直升机,只是在用这种方式向我展示他们的工作能力、思考能力。”

作为国内无绳电话、对讲机以及移动电话领域的巨头级电池供应商,丁若烟的脑子绝对够用,听陈耕这么说,她微皱了一下眉头,随即立刻反应过来:“过于着急……你说的是他们的年纪?”

“嗯,”陈耕点点头:“王大志他们这一波商飞集团的核心高管,年纪都不算小,不是已经过了60就是快要60了,虽然股份制企业对于退休没有那么样的规定,只要精力能够满足岗位的需求,可咱们国内的情况不一样,和西方终究还是有区别,很多女性在45岁左右就选择了内退,很多男性官员在60岁左右也要开始准备退居二线了,王大志他们受这种想法的影响,也很正常。”

丁若烟没说话,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

是的,在国内,因为“内退”的存在,很多女性在45岁左右就选择了内退,50岁左右内退的男性也不少,至于官员,这几年来国家正在大力推动中高级以及高级官员的退休制度,基本上可以认为60岁是一道坎,60岁之后,除了所在行政区的党政一把手之外,其他部门的官员哪怕不退休,基本上都要“退居二线”去人大、政协等单位了。

虽然商飞集团是股份制企业,对于企业高管的年纪并不是很在乎,只要精力能够满足岗位的要求,别说60岁了,70岁也没问题,但王大志等人有自己的小心思也不奇怪、

话说回来,王大志这些人固然是可以再干几年,可为什么就不能让他们退休、让新鲜的血液补上来呢?身为一家企业的老板,丁若烟看问题的角度显然更加靠近陈耕,她望了陈耕一眼,问道:“所以……”

“到点退休是好事,能让新鲜血液及时补充上来,”陈耕端起橙汁喝了一口,说道:“国家在大力推动退休制度,为此甚至搞了个顾问委员会,老人家甚至自己亲自带头退休,从这一点上来说,不管是一个国家还是一家企业,形成一个良好的运行制度有多么重要。”

丁若烟点了点头:“所以直升机?”

早安!早上好心情

“直升机肯定是要搞的,但不是直接去到重型直升机。”

“中型直升机?”

“想多了,”陈耕笑着摇头:“能用十年时间把直升机用的涡轮轴发动机和减速器搞起来就很不错了。”

至于王大志这些人,陈耕并不是太在意,如果他们服从公司的安排,陈耕当然会适当的照顾,可如果认为自己劳苦功高,眷恋着职务不肯离去,陈耕也不对他们客气。

只是让陈耕没有想到的是,当天晚上,王大志居然再次回来了。

听到门岗说王大志有重要的事情要跟自己汇报,陈耕有些惊讶,但随即就是释然,对正坐在自己对面看书的丁若烟摇头笑道:“看到了吗?这就是真正的聪明人。”

丁若烟笑着点头,这个王大志,确实是够聪明,在意识到情况不对之后,在第一时间里就做出了正确的决定。

以丁若烟对陈耕的了解,这家伙不是一个绝情的人,只要接下来王大志做出了正确的选择,陈耕不会亏待了他。

……………………

看着在自己眼前一字排开的这2架换装了普拉特·惠特尼加拿大PW125型涡轮螺旋桨发动机的A-1E“天袭者”攻击机,巴里·汉普笑的很开心:“怎么样?老兄,我没骗你吧?”

————————————

PS:兄弟们不好意思,请稍等几分钟。

是的,在国内,因为“内退”的存在,很多女性在45岁左右就选择了内退,50岁左右内退的男性也不少,至于官员,这几年来国家正在大力推动中高级以及高级官员的退休制度,基本上可以认为60岁是一道坎,60岁之后,除了所在行政区的党政一把手之外,其他部门的官员哪怕不退休,基本上都要“退居二线”去人大、政协等单位了。

虽然商飞集团是股份制企业,对于企业高管的年纪并不是很在乎,只要精力能够满足岗位的要求,别说60岁了,70岁也没问题,但王大志等人有自己的小心思也不奇怪、

话说回来,王大志这些人固然是可以再干几年,可为什么就不能让他们退休、让新鲜的血液补上来呢?身为一家企业的老板,丁若烟看问题的角度显然更加靠近陈耕,她望了陈耕一眼,问道:“所以……”

“到点退休是好事,能让新鲜血液及时补充上来,”陈耕端起橙汁喝了一口,说道:“国家在大力推动退休制度,为此甚至搞了个顾问委员会,老人家甚至自己亲自带头退休,从这一点上来说,不管是一个国家还是一家企业,形成一个良好的运行制度有多么重要。”

丁若烟点了点头:“所以直升机?”

“直升机肯定是要搞的,但不是直接去到重型直升机。”

“中型直升机?”

“想多了,”陈耕笑着摇头:“能用十年时间把直升机用的涡轮轴发动机和减速器搞起来就很不错了。”

至于王大志这些人,陈耕并不是太在意,如果他们服从公司的安排,陈耕当然会适当的照顾,可如果认为自己劳苦功高,眷恋着职务不肯离去,陈耕也不对他们客气。

只是让陈耕没有想到的是,当天晚上,王大志居然再次回来了。

听到门岗说王大志有重要的事情要跟自己汇报,陈耕有些惊讶,但随即就是释然,对正坐在自己对面看书的丁若烟摇头笑道:“看到了吗?这就是真正的聪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