须臾间,轻舟便已经来到了桥下,女子停了歌声,放下古筝,盈盈站起身来,冲着顾判微微一福,浅笑道“妾身玄鸢,相逢即是有缘,公子不妨上船一叙。”

顾判低头看着桥下的那叶扁舟,目光随后又落在嗓音空灵的女子脸上,微微皱起了眉头。

她说自己的名字是玄鸢,既不是千齿,亦不是羽影,这就更有意思了。

不过从一开始他就没有尽信那团头发的说辞,所以不论是遇到什么样的展开都不会太过惊讶,真正会让他感到惊讶失望反而是什么情况都没有发生,就算是将那团头发砍死也没有一只异类为它出头。

更重要的是,他此时此刻从这位名为玄鸢的女子身上嗅到了熟悉的味道,和不久前他亲自审讯穆泉弁时隔空对拼的力量波动异常相似。

所以说,一直远距离控制着穆泉弁的很有可能就在眼前,就是这位横舟自渡,抚琴轻唱,淡淡装逼的长裙女子。

女子眼中波光流转,似水般的目光落在顾判的脸上,与他的视线正面相交,陡然爆发出一团慑人的光彩,如梦似幻,充满了朦胧的美感。

在这团朦朦胧胧的光芒下面,还隐藏着丝丝缕缕的灰色雾气,只不过雾气被五彩缤纷的光芒所掩盖,几乎很难被察觉发现。

顾判瞳孔微缩,看向桥下的目光这次是真的有些惊讶了。

他不是因为这些五彩光芒隐含的精神力量而惊讶,而是因为那些隐藏在里面的丝丝缕缕灰雾。

这东西,他很熟悉,而且不是一般的熟悉,根本就是从幽冥之门内散逸而出的混沌灰雾无误。

这看不清面目的女人用灰雾作为隐藏在五彩光芒下的杀招,若是对上其他人或许真的可以起到奇效,但用到他这个守门人的身上,那就是浪费了啊……

居家清纯天使麻花辫少女白袜美腿香肩写真图片

顾判心中数个念头一闪而过,看在小船上的她如此努力的样子,忽然就有些不忍心太早戳穿破灭她的希望,将一个努力的女人直接打落深渊。

她面带微笑,从放古筝的桌子下面取出两只精致的玉瓶,轻轻拔起瓶塞后,顿时一股浓郁的酒香在两人之间蔓延开来。

顾判双眼无光无神,口中说道“香气聚而不散,浓而不腻,果然好酒!”

她继续凝视着顾判的眼睛,擎起玉瓶倒了杯酒,轻轻向前一推,精致的酒杯便缓缓飞到了顾判嘴边,同时娇羞微笑道“还请公子满饮此杯。”

顾判懵懵懂懂接过酒杯,深深嗅了一口沁人心扉的酒香,脸上露出一丝陶醉的笑容,将酒杯送到了嘴边。

在流云长袖的遮盖下,女子原本有些朦胧的面孔渐渐变得清晰可见,露出一张宜嗔宜喜,精致白皙的面庞。

她一对明亮的大眼睛流彩四溢,眨都不眨一下,静静等待着顾判将那杯酒喝下去。

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她不由得微微皱起了眉头。

他为什么还一直保持着那个僵硬的动作,只是将酒杯放到嘴边,却并不喝掉那杯酒!?

难道他从一开始便没有陷入到她的控制之中,却一直在相当配合地演戏,反而对她形成了欺骗!?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啪………

她猛地眯起眼睛,看到顾判表情呆滞,动作僵硬随手将散发着浓郁酒香的瓷杯抛进了河中,溅起了一朵小小的水花。

玄鸢面颊上涌起两团不正常的红晕,将她衬托得更加娇艳动人。

“公子为什么将奴家的酒给扔掉?难道是奴家做错了什么?”

顾判从桥上一跃而下,落在了那叶扁舟之上,对着她露出一丝笑容道,“你觉得我刚才的演技如何,能不能够得着奥斯卡小金人的底座?”

虽然听不懂奥斯卡是什么意思,也不知道小金人是怎样的法宝,但玄鸢还是深吸口气,笑容恬淡安宁。静静等待着顾判继续说下去。

她有这个底气,不仅仅是因为此地完置于她的掌控之下,除非对方的实力比她高了整整一个层次,不然便绝无可能打破她所营造的幻真天地脱困而出。

更重要的是,她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还有千齿和羽影隐藏在侧,甚至就连落殿下都在从不远处赶来的路上,只要能拖延时间到它们将那魔发处置完毕,就能当即形成以三对一、甚至是四对一的围剿局势。

所以说,她只需要再将这个很奇怪的人拖住一段时间就好。

可惜的是,玄鸢恬淡的笑容仅仅维持了片刻便消失不见。

一阵巨大到无法形容的声音从天空传来。

玄鸢惊恐抬头,便发现虚空正在被撕裂,一只闪烁着森寒光芒的巨型锋刃正从破开的地方挤了进来。

与之一同出现的还有突然间遍布了几乎整个河面的熊熊火焰,将炽烈灼热的狂暴,冰冷无情的肃杀,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竟然如此完美地融合在了一起。

顾判抬手,握住了那从天而降,森寒耀眼的战斧,另一只手上覆盖着熊熊火焰,捏住了玄鸢嫩滑的下巴,强迫她与自己对视着。

“我算是基本弄清楚了这个地方的运行机制与原理,也差不多找到了你那两位同伴到底隐藏在什么地方,唯一让我感觉到有些疑惑的就是,你是怎么能够御使幽冥之门内才会存在的混沌灰雾的。”

“哦,为了证明我不是在胡吹大气,所以就让你看一看,我的确有看透你的本钱。”他说到此处微微一笑,下一刻从口中倏然喷吐出一道凝聚到了极点的混沌灰雾,径直落在了玄鸢的脸上。

“你……”骤然间遭受重创,玄鸢霎时间面色惨白,就连整个人都变得虚幻起来。

“看到了吗,和你刚刚费劲巴拉才弄出来的那一点灰雾比起来,我这个更加精纯,也更加浓郁,就像是……恩,就像是电子烟和大雪茄的区别。”

顾判含含混混地说了一句,随后松开玄鸢的脸蛋,毫不留情便是一斧头重重斩落。

玄鸢眼睁睁看着那道充满毁灭气息的森寒光芒闪电般落下,此时却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甚至连一个念头都无法升起。

咔嚓一声脆响!

顾判瞳孔微缩,面色沉凝看着那张毫无征兆突然出现在两人中间的大嘴,露出一口尖锐细密的牙齿,将他斩落的斧刃死死咬住,竟然无法移动分毫。

他身后一道虚影悄然浮现出来,气息无仿佛融入进了阴影之中,就连手上握着的那柄状似鸟喙的奇形长刀都若隐若现,虚实不定。

虚影手中的长刀闪电般划出一道轨迹,陡然朝着顾判的后背斩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