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舜辰没立刻回答,而是弯腰伸手把秦静温的电脑拿开。

“头晕就不要工作,跟我聊聊天就睡觉吧。”

头晕就不能工作,一个是累脑子,另一个会影响工作的质量。乔舜辰多方面考虑确定秦静温现在只适合陪他聊天。

“每天都在聊,不知道还有什么好聊的。”

秦静温不想聊才这么说的,希望乔舜辰有自知之明现在就出去。

“聊聊毕夏。”

乔舜辰进来就是想把毕夏的事情说的更清楚一些,在餐桌上他和姐姐一直在聊着这件事,但他也发现秦静温一句话都没说,甚至一个眼神都没有,只是喝酒,低头看着酒杯。

又是毕夏,自从毕夏出现之后,秦静温都不知道在乔舜辰的嘴里听到过多少次毕夏的名字了。

“和乔雨姐说的时候我都听见了,邻居家的小妹妹应该照顾一下。”

秦静温牵强的扯出一丝笑意,她现在真心不想和乔舜辰谈论任何女人。

“我从来都是公私分明,在公司不会照顾她任何事情。”

乔舜辰这话已经在姐姐面前说了一次了,况且毕夏也不是那种需要照顾的小女生。

清纯和服少女对你笑

“那就在生活上照顾一下,关心关心她母亲,看看现在好不好需不需要人照顾,毕竟是们的老邻居。”

秦静温没其他可说的,总不能直接告诉他毕夏喜欢他吧。

“我想说的不是这些,我想让帮我分析一下她……”

乔舜辰说到这自己停了下来,有些犹豫要不要说,说出来了秦静温能帮上什么忙。

“分析她什么?”

秦静温催促着乔舜辰。话音落下突然想到乔舜辰想说什么了。

“分析她有没有可能是国外救的那个女孩?”

“嗯。”

乔舜辰给予肯定。

秦静温依然嘴角上扬,看来这个问题不只是她在怀疑,乔舜辰一样是这么想的。只是她没办帮着分析,没办法给出意见。

“关于那个女孩的事情我都是在那听说的,我分析不出来。要不就直接问她吧,我相信毕夏能告诉。”

这就是秦静温的分析,一点深度都没有的分析。她连那个女人的背影照片都没看过,所以这个忙她真帮不上。

“我也只能直接问她了。明天吧,明天下班我把她约出来,正好姐姐要见她。下班后和我一起去。”

乔舜辰邀请着秦静温。他按照秦静温说的直接一点,这样事情才能解决的快点。

“明天我没时间,从公司下班之后我要去警局帮着升级系统。们去吧,都是老邻居了正好叙叙旧。”

秦静温想都没想就找个借口直接拒绝了。

她去能有什么意义,他们在一起聊天她就像今天一样连共同话题都没有。不但处境尴尬,听着心里也不舒服。

最重要的是,毕夏好不容易等来的机会,最不希望见到的就是她了。

“让陶晨去帮一次忙。”

乔舜辰还是希望带着秦静温去,不管毕夏是不是那个女人,他都希望秦静温能参与这件事。

“宋以恩出院了,现在陶晨下班回家还要照顾宋以恩,没有时间去帮忙。们去吧,我就不去了。”

秦静温还是拒绝,没有意义的事情无需浪费精力和时间。

乔舜辰叹息,知道自己改变不了秦静温的决定。

“我希望毕夏就是我要找的那个人。”

乔舜辰对毕夏,对自己的猜想可是寄予厚望的。

“为什么?”

秦静温有些疑虑,不明白乔舜辰怎么可以把话说的这么直接,还满眼都是期待。

“因为我对他一点感觉都没有,我只要知道当时具体发生了什么,这个心病就算解开了。”

如果是毕夏,那他的心就放下了。至少他不用去纠结对那个女人是怎样一种情感,因为毕夏对于他来说仅仅是助理。

“其实毕夏挺好的,性格直率没有阴险狡诈的心,这样的人总比宋以恩叶雯他们要好得多。”

“如果她能对孩子好,我倒是能放心把孩子留给。”

秦静温咧开嘴笑了,以玩笑的形势说着令自己心酸的故事。

乔舜辰的一番话说的她挺欣慰的,但她和毕夏比起来也没有可比性。毕竟毕夏干净纯洁,还是青梅竹马的感情。

秦静温的玩笑对乔舜辰来说一点都不好笑,他不说话严肃着一张脸,眼中有对秦静温这句话的诸多不满。

然后他提出抗议,抗议的方式就是用手指推了秦静温的额头,随后秦静温就倒在了床上。

“整天就知道胡说,我真想知道脑袋里都装了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我看不该是软件高手,应该是个编剧,什么样的剧情都能脑补出来。”

“可以啊,我真的可以尝试一下。”

秦静温被推倒了反倒笑的更开心了,但是本来就晕晕乎乎的她被乔舜辰这么一推似乎更晕了,晕的想睡觉。

笑声停止了,秦静温也晕的起不来了。

“我困了,也回去吧。不要自己一个人乱想,明天直接问毕夏就什么都知道了。”

话音落下,直接扯过被子盖上随后就闭上了眼睛。

秦静温真佩服自己的这张嘴,全身上下,可能就这张嘴最有定力了。自己这脑袋里都是混乱的,一个故事接着一个故事在遐想着,却还能劝说着乔舜辰。这可能也是一种能力吧,被苦难的生活所逼迫出来的能力。

周智送乔雨回来的路上,找了一个路边的停车位把车子停了下来。

他此时此刻想的还是乔雨和乔舜辰在晚饭时说的那些话。

毕夏出现了,毕广成这个人就瞒不住了。现在是他们三个人在谈论他们的故事,可一旦哪天毕夏母亲出现,事情可就真的要见天日了。

这样一来乔梁和秦澜反倒被动了。

想了想,周智觉得还是需要和乔梁探讨一下。于是把电话打给了乔梁,把事情大概的说了一下。

“这个孩子怎么能出现呢?”

听了事情的经过之后,乔梁眉头紧拧的问了这样一个问题。

“现在还不太清楚她出现的目的,也不清楚她对过去的事情知道多少。觉得她有可能什么都知道,然后过来找麻烦的么?”

这是周智的猜测,毕竟巧合的事情没有那么多。

“我没办法定义,这个孩子我都不认识。”

乔梁没办法给出回答。这个孩子出现的太突然,这是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的事情。

“要不我调查一下再说吧。不过我觉得她出现就是没有什么目的,这件事也隐瞒不了多长时间。舜臣不是很相信这个毕夏,他一直在追问着一些问题。”

周智也难住了,不知道怎么办,只感觉到了紧张。

“他在怀疑什么?之前知道什么么?”

乔梁又被这句话弄乱了情绪。

“我也不知道怀疑什么,可能是因为想不起来以前的事情而问个没完。也可能是太多巧合让他有疑心吧。”

“他问了嫂子换墓地的事情,我敷衍过去了。两个人的墓碑在一起,嫂子的还是后来换过去的,在加上毕夏的突然出现,换了谁都要多想。”

周智是这么猜测的,本来乔舜辰就是个聪明的人,对事情敏感一些在正常不过。

“乔雨呢,乔雨有没有想起什么?”

乔梁继续问着。

乔舜辰的失忆反倒成了乔梁心安的地方,就算他有些怀疑,也不可能怀疑他妈妈和毕广成的关系。

但乔雨不一样,那个时候的乔雨已经长大了,如果用点心思往哪方面想,就不难猜测出来。

“乔雨也没想起来。乔雨是小时候和毕广成有接触,大一点懂事了,嫂子就不带她过去了。我认为乔雨也不知道什么,只只记得毕广成这个人。”

周智认为,如果乔雨知道母亲和毕广成的关系,根本就不可能是这种反应。而且他不止一次的提示过乔雨,如果她知道什么根据提示也该想起来了。

“这就好,这就能给我一点时间。”

乔梁的担心有所缓解,至少给他一个想办法的时间。

“周智,调查一下这个毕夏。我过年回去在研究怎么办。”

乔梁没在问下去,只是告诉周智调查一下。

必须把事情弄明白了在决定要不要说出真相。

他一直不说出来就是担心两个孩子的自尊心受到摧残,可如果让他们在别人那里知道就更糟糕了。

乔梁讲完了电话,这时秦澜端着白开水走了过来。

“怎么了,周智的电话么?”

秦澜无心的问着。

“嗯,是周智的。日常沟通。”

乔梁在回答秦澜问题的时候,有一种冲动,想要把妻子的事情告诉秦澜。但他忍住了,没有确定的事情还是不要说了,如果乔舜辰什么都没发现,那就多了一个人知道实情。

“我们是不是该订回去的机票了?”

秦澜说到回家就忍不住叹气。

回去之后要怎么办?乔舜辰要见她怎么办?就算她躲着乔舜辰,可乔舜辰找到家里又该怎么办?

新年了,总不能在这个时候把事情都揭露出来,然后弄得大家都没有安稳年可过。

“嗯,这两天我就让周智订机票。”

乔梁回答的心不在焉,他的心思还没有完全回来。

“我……我不回去,订自己的机票吧。”

秦澜想来想去还是不能回去,就是要解决事情她也想等秦静怡留学之前在解决。

“为什么,说好一起回去的。”

这回乔梁的心思回来了,秦澜的一句不回去几个让他“精神抖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