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的都是真的,不信龙姐姐你下次看到老板的时候,可以亲自问他的呀。”

小蝶妖委屈吧啦地整理着自己的衣服。

这目光甚至让小夕感觉自己好像是刚做了一件十恶不赦的事情一样……不就是龙爪手嘛,又不是没用过。

——我很有分寸的好不好!

于是神州的真龙便当作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轻咳了两声之后直接说道:“死奸商就过来给你留下钥匙吗?还说了些什么没有?”

——和老板约定的那件事情不能够说的。

洛翩跹此时想了想道,“没什么了,就是随便地聊聊天啊。”

“真的?”神州的真龙狐疑地打量了一眼。

她这会儿有些吃不准洛翩跹说的话……沉吟了一会之后,她才皱了皱眉头,“没…没提起我吗?”

“有啊!”

“都…都说什么了?”神州的真龙旋即又冷哼道:“不用想,肯定没说我什么好话了吧,哼。”

“没有啦!”洛翩跹想了想道:“不过龙姐姐以后对着老板的时候,可以多笑一点哦!”

冬季白雪恬静唯美的温暖妹子户外写真

“笑?”龙夕若下意识一怔。

小蝶妖此时煞有介事道:“对啊!龙姐姐你每次碰到老板都是板着脸的,脸上也没什么笑容,肯定不行的啊!换做是别人,如果面对的是整天板着脸的,也喜欢不上来啊,你自己也喜欢不上来啊。”

“呸,谁要他喜欢了!”小夕顿时冷哼道:“我就这个样子,看不惯就别看!”

小蝶妖大口地叹了口气,“好吧,龙姐姐我要回去医院了,你今晚也是在这里过夜吗?”

“走吧走吧。”小夕此时连忙挥手赶人,“我这几天暂时都不回去……你也不用上来了,有什么事情,电话联系吧!”

“那我回去啦!”

神州的真龙这会儿也没有送出门,自个儿地在沙发上咸鱼了一会,才摇摇头,拎着衣物走入了浴室当中。

“笑?”

照着镜子,她不由得皱了皱眉头,然后忽然伸出了左右的两根手指,将自己的嘴唇撑出了一条弧度出来。

似乎不满意,她又皱了皱眉头,随后改为用右手的两指在此将嘴巴的两角提起来了一些。

“切!”她最终对着自个儿翻了翻白眼,“无聊!”

……

……

……

……

自从白天上午高峰会议突然宣布再次暂停,然后【力量大会】落实的消息一出之后,不少的超凡团体便选择了直接走出禁绝之城。

理由普遍都一样,超凡代表团的众人,来到禁绝之城许多都已经有些些时日了,短则三五天,长的十天八天。

在这段时间內,他们是完全无法动用自己的超凡力量的——但【力量大会】突然召开了,他们需要激活自己的力量,恢复一下手感。

“该死!这个地方明明是我们先来的,凭什么要让我们离开?隔壁有一个废置的采石场,空得很!你们过去吧!”

“那个地方不利于我们的战法!这本就是无主之地,有能者居之吧!”

“你是想要打架?”

“来啊!打架啊!正好练练!”

砰砰砰砰砰砰——!

郊外,偶尔会传出一道道巨响的声音,然后大地会轻微地震荡……当然,并没有太过的出格,所选的地方也是郊外人烟稀少的地方。

当然,这样的事情发生的还是比较少,大部分人还是很默契地选择相互远离。

有那么一支队伍,此时就沿着禁绝之城的河流,一路来到了一处平坦的滩涂地处。

“就这里吧,水汽对我们比较有利,争取在明天之前,收集更多水的力量。”

这是一支来自极北之地某个小国家的团队,崇拜的是自然地火水风的元素力量……而这次代表出席的队伍,清一色都是使用水之力量的使者。

他们也打算参加明日的【力量大会】,纵使知道成绩可能不会好看,但如果连比赛也不参加的话,日后世界超凡协会成立,该国的超凡恐怕只会轮回超凡社会的小透明。

“咦……那里好像有人!”

就在此时,其中一名使者看相了滩涂旁的林子……隐约地,他能够感觉到这林子当中,似乎有一道黑影。

“去看看,可能是别的团队。”领队此时神色凝重地说道。

说罢,这支水之力量使者的队伍,便在领队的带领之下,小心翼翼地靠近到了发现黑影得的地方。

才刚刚踏入了林子,正一支队伍的使者们,就瞬间有了一种踏入了童话故事当中,隐藏着可怕魔女的森林的感觉。

四周赫然昏暗了不少,声音也在此时被剥夺到了几乎不可闻的地步……他们甚至相互之间能听清楚队友们的心跳声似的。

紧张的气氛缠绕在众人的心头……领队暗道了一声不妙,便在此时瞬间拿出了一枚拳头大小的水晶球,紧握。

水晶球此时释放者湛蓝的光辉,与此同时,一丝丝的水雾开始迅速地在这名领队的身边缠绕,不过眨眼之间就聚成了流动的水流。

就在此时,林子的深处,忽然出现了一道火苗!

“哼,装神弄鬼!”领队此时冷哼了一声,直接指挥身边的水流变作了一条巨大的水蟒,飞扑而出。

然而,这巨大的水蟒在扑到火苗的瞬间,竟是直接驱散成为了原始的水雾,一下子消失不见!

领队暗道一声不妙。

但此时同伴却惊叫道:“有人在!”

确实有人!领队此时也已经看清楚,这林子深处,此时赫然出现了一名穿着黑色长袍的家伙!

而且,这黑袍人,甚至还是坐着的……

……

黑漆漆的林子深处,有那么一个穿着黑袍,黑帽遮住了大半脸盘,只是通过下巴与嘴唇能够看出来似乎是个女性的神秘家伙。

她就这样坐在了这里,摆上了一张铺上了黑色桌布的长桌子……桌子上左右各自放置了两个三叉的烛台。

就像是占卜屋之中的占卜师似的……神秘兮兮。

“你…是谁?”领队此时直接沉声问道,甚至最好了再次出手的准备。

“我是来给予你们帮助的人。”黑袍人缓缓说话……是一道好听的女声,单纯只是听声音的话,年纪看起来并不大的样子。

“给与我们帮助?”领队不禁皱了皱眉头。

只见黑袍人此时微微一笑道:“你们,难道就不像在明天的【力量大会】之上,崭露头角吗……让世人记住你们,记住你们的信仰。”

领队此时不禁心脏狂跳了几下……身处在这个林子的深处,女性黑袍人的声音,仿佛拥有着一股特殊的魔力,让人不禁想要往下听去。

“你能…给我什么帮助?”

只见女性黑袍人此时在盖上了黑布的桌子之上一抹而过,顷刻之间,桌子上便出现了五个晶莹剔透的水晶瓶子,仿佛正好对应了这个小队的五人。

水晶瓶子之中,正装着一些宛如星空似的,闪闪生辉的液体。

“这种药水,我取名为【神之泪】。”女性黑袍人嘴角微笑着道:“它拥有让人在十五分钟的时间之内,发挥出三倍于己身力量的效果……可以叠乘最多三次,而且没有任何的副作用。”

“你说什么?叠乘?”领队张了张口,下意识道:“你确定是叠乘,不是叠加?还没有副作用?怎么可能!”

“是叠乘。”女性黑袍人淡然说道。

3*3*3……27倍!

使团的领队顿时嗤笑了声,冷冷地道:“虽然还没弄清楚你是什么人,有什么目的……但我们看起来,像是很好戏弄的样子?”

“等等…这个标记,难道是?”

领队身后的一名使者,此时猛然惊呼了一声,旋即不顾领队的诧异,直接走到了黑布桌子之前,神色激动地将其中的一个瓶子给拿了起来,仔细地观察,“……没错了!一定没错了,这是【七色堇】的固有标致!你……你难道就是【七色堇】大师?!”

“【七色堇】?”领队先是怔了怔,旋即不可思议似的:“【魔术师协会】认证的世上唯三的传奇秘药师之一的……魔女?”

女性黑袍人并未回应,只是安静地坐着。

“等下,单凭一个记号而已。”小队的领队此时摇了摇头:“不至于让人相信……再说,记号要伪造,不过是很简单的事情。”

“一点也不简单!甚至不可能!”怎料此时拿着水晶瓶子的队员却神色激动地道:“你不了解【七色堇】之花标记的来历,所以根本不知道,这个标记是无法被伪造的!”

“无法伪造?”

队员正色道:“传说,传奇魔女炼制了一种神秘的秘药,它能够禁止任何人以任何的手段套用【七色堇之花】标记,将这个标记从任何伪造者的意念当中剥离了出来。起初,没有人相信这件事情,然而后来,成百上千的秘药师都用自己的亲身经历验证了此事!不管是谁,无论用什么手段,根本就没有人能够在秘药瓶子上刻上【七色堇之花】……就算是强行刻印的,瓶子也会直接炸裂!所以,历来【七色堇】的秘药都能够在黑市之中炒到天价!这不仅仅是因为秘药的效果超强,更重要的是它独一无二的收藏价值!所以,就算这个人不是真正的【七色堇】大师,这几瓶秘药,也一定是出自【七色堇】大师之手!”

这队员此时有多激动,看他嘴唇都是哆嗦的就已经知道。

但领队此时眉头皱得更深了……甚至心底还泛起了一丝贪念——然而,这神秘的遭遇,很快便让他清醒了过来。

他召唤的水蟒虽然不是什么绝招,但也不是小招,却被轻松地驱散……对方,能力恐怕不弱。

领队深呼吸了一口气,将脑中的那一丝贪欲抛开,缓缓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食……阁下既然拿出如此珍贵的秘药,恐怕不仅仅只是为了帮个忙吧?”

“一瓶药,三十年的生命。”女性黑袍人这才淡然说道:“想要就拿走吧。”

“三十年的生命?”领队与众人此时都不禁一怔。

还是那位有见识的队员,此时想了想道:“传说中【七色堇】大师行踪不定,为人炼制秘药的要求历来古怪……确实也有付出生命的说法。只是我一直很好奇,即便有人愿意付出生命来获得秘药,可是如何将生命分割取走,还能精准到多少年头?”

女性黑袍人淡然道:“如果你能明白过来,那么坐在这里的人,或许就是你了……怎么取走是我的事情,买不买,是你们的事情。你们只有三分钟考虑的时间,三分钟之后我会离开,寻找别的买家。并非一定要买给你们,只不过是我刚好路过这里,懒得寻找别的买家而已。”

有见识的队员直接就不说话了。

但小队的领队此时却冷笑着道:“就算这确实是传说中【七色堇】的秘药,甚至你就是【七色堇】大师本人也好。然而这所谓的秘药,我们根本不知道它真正的效果是否如你所说……阁下,这买卖要价,不是这样的吧?”

“还剩下,两分…四十秒。”女性黑袍人却忽然取出了一块怀秒看了起来。

众人瞬间大皱眉头。

然而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谁也没有说话——三分钟的时间很快过去。

只见女性黑袍人此时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挥手间,便回收了五瓶的秘药瓶子——甚至包括拿被有见识的队员所手持着的那一瓶。

这的就只有三分钟……时间到了就走?

眼见黑布的桌子化作了黑色的雾气渐渐散去,而这黑袍女人的身影也渐渐淡化消失,团队的领队顿时一咬牙,脱口而出道:“等一下!”

身影瞬间凝实,女性黑袍人淡然道:“要买了吗。”

“我要试验!”领队此时咬牙道:“如果货物对版的话,我们全部都要了!”

如果这五瓶【神之泪】真的如同所说的那样,拥有三倍力量提升,最多可以使用三瓶,还是叠乘效果,甚至没有任何副作用的话……就算不是用在【力量大赛】之上,也是用来保命的神器!

“可以。”女性黑袍人淡然说道:“先付了第一瓶【神之泪】的价钱,你可以随便体验。”

“我的意思是!我先试验,如果是真的,我再买!”

“再见。”女性黑袍人的身影再次淡去。

“等……等一下!等一下!”有见识的队员此时急忙大叫了起来,“我买!我买!”

只见,女性黑袍人即将消失的身影再次瞬间凝视,与此同时,一个散发着湛蓝光辉的瓶子,直接出现在了有见识的成员的面前。

但同一时间,这名有见识的队员的身体,也瞬间苍老了去。

他原本看来,二三十岁的模样,可如今已经宛如四五十的中年老人,脸上岁月的皱眉已经一条一条。

当秘药瓶子入手的瞬间,女性黑袍人也消失不见了——这次是真的消失了不见。

众人顿时大惊,领队甚至惊恐道:“你疯了!”

“我没有疯!你们是真的不知道【七色堇】秘药的价值!”有见识的队员此时死死地握住瓶子,“不管到底是什么样的药效,它都能在黑市卖出足够弥补这三十年生命的财富……这波,不亏!”

领队整个人都不好了。

要不是看这队员是跟随多年的心腹……它玛的,他都以为这是托了!

“该死的,她真的拿走了你三十年的命?”领队此时将队员扯了过来,上下地打量着。

只见这位心腹队员,此时猛然一咬牙,将秘药瓶子打开,然后小心翼翼地在指尖上抹了一下……仅仅只是沾湿了些,便直接含入了口中。

“怎…怎么样?”众人紧张万分地看着。

只见霎时间,一股恐怖的水之力量直接从这名队员的身上爆发而出……这爆发的力量,甚至直接超越了团队的领队。

一条巨大的水龙,此时在这成员的身后凝聚——众人渐渐感觉到了水之巨龙的庞大压力。

然而,这水之巨龙,才刚刚成形,下一个瞬间就彻底散掉了……这位有见识的队员的身上强大的力量波动,也飞速的回落。

“是真的!”领队猛然打了个激灵,尖叫着道:“去找!她应该还在附近!一定要赶在别人买走之前,全部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