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洛天衣说这些话自然全是为李锋着想,要不是他李锋,洛天衣肯定不会这么多话。

李锋深知这点,心里一暖,说道:“人活在世上,谁没有得罪人的时候,不得罪人的那是死人。放心吧,我心里有分寸。”

马家和汪家是个什么情况他不是不清楚,其实之前他就已经通过各种渠道了解过这些情况。但这并不妨碍他进行心中早已酝酿多时的计划,即便为此得罪马家,他也无所谓。如果因为害怕得罪这个得罪那个,那么什么事都做不成。

“知道就行,我要去工地上了,在路上我会把事情跟我师傅说一遍。”听李锋这么一说,洛天衣也没有再过多废话,她打算黔省建的药材基地已经批了下来,正在建设当中,最近都忙得脚不沾地,放下电话便往工地赶去。

这边,郑飞依着李锋的意思回复了鹿开明,已经到达蓉城的鹿开明并没有显露不满,至少表面上没有显露出来。

得知李锋刚好回了秦城,和随行的人在蓉城简单吃了个午饭,顾不上休息,又马上赶到了秦城来见李锋。

“李总,我是鹿开明,刚回秦城修养就来打扰,实在不好意思。”鹿开明直接到了汤山别墅见李锋,一上来就客客气气,没有表露出任何的倨傲,实际上,他也确实没有在李锋面前倨傲的资格。

“鹿总大老远的从黔省跑来,才是辛苦。”李锋和鹿开明握了下手,发现此人掌心有些积年老茧,不像是多年养尊处优的人。实际上他也听说过,这个鹿开明出身贫寒,年轻的时候很是吃了些苦,至于怎么入了汪家小姐的法眼,这个就没多少人知道了。

反正这个鹿开明是个不简单的人物,他虽然是汪家的女婿,受了汪家很多恩惠,但在汪家内部却很受尊重。连汪小峰这样的纨绔公子哥,在这个姑父面前历来都是规规矩矩的。

“这是陈秀媚陈总。”李锋介绍了陈秀媚,鹿开明连忙又客气了一番,随着李锋在黔省名声日益高涨,还有一个人的名声也跟他一样与日俱增,这个人就是陈秀媚。明面上,陈秀媚才是勒天不夜城的东家,加上陈秀媚抛头露面的时候不多,她的身份就更加的令人好奇,很多人都在猜测她的身份,但往往越去猜测,就越是雾里看花,让陈秀媚的身份来历都蒙上了一层神秘色彩。

而这种神秘感又是李锋和陈秀媚需要的,所以从来没有解释过什么,由得人去猜。陈秀媚身上的光环越是神秘,就越令人敬畏,往往能带来意想不到的好处。

妩媚牛仔的诱惑

温碧芸给鹿开明泡了茶送上来,鹿开明双手接过笑着说了声谢谢,放下茶杯,正色说道:“都知道李总和陈总不是喜欢拐弯抹角的人,所以我就直说了。”

“鹿总不必客气,有什么话直说。”

李锋嗯了一声,他喜欢这样的交流方式,有一说一有二说二,不用打机锋不用去猜对方话里的意思,很无聊。

鹿开明斟酌了一下语言才说道:“李总来黔省有一段时间了,想必也知道最近上头正在整顿省里的稀土出口市场。前些年这块市场很混乱,各地都有偷设矿场非法开采的情况,甚至还有走私的情况发生。不巧的是,我们汪家名下有些相关的公司,眼看这块好赚钱,也插手了进去。”

“当然,这块水太深,所以我那大舅子当初是一直反对家里人掺合进去的,但汪家家大业大,拐弯抹角靠着汪家吃饭的亲戚有不少,其中有些人就不是那么老实了。现在有人要利用这一点针对汪家,把脏水全泼到汪家头上。”

说到这里鹿开明停顿下来,看了眼李锋,观察他是什么反应,李锋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抬手说:“鹿总继续说,我听着。”

鹿开明眼里闪过一缕失望,之前就知道李锋这人不好对付,但以他几十年的眼光,竟然也看不透李锋丁点的想法。

眼下的情况是汪家深陷旋涡当中,而李锋说穿了是个局外人,可以不急。他索性收起了一切心思,坦言说道:“听说李总和部队方面的陆雨莲大校关系不错,所以我们想请李总作为中间人,帮汪家说点好话。”

“这样啊,鹿总们恐怕是找错人了。”

李锋一脸犯难的样子:“我确实跟陆雨莲大校认识,但仅仅是认识而已。再说了,公事是公事,私交是私交。陆雨莲大校来黔省调查案子,是奉上头的命令。我李锋一个小小的生意人,哪有左右人家的本事。”

鹿开明知道李锋这是不见兔子不撒鹰,又说道:“自从李总到黔省后,汪家一直都抱着欢迎的态度,虽然有些小摩擦,但不影响大家的关系。现在李总又在黔省拥有多处产业,以后大家合作的机会还很多,汪家也愿意在各个方面提供帮助。我们不会让陆雨莲大校为难,汪家下面那些犯法之徒,该查办的查办,但还是得请她,卖汪家一个面子。”

见李锋依旧不为所动,鹿开明知道必须得拿出点实际的东西。

“来之前我那大舅子

说了,黔省除黔阳以外各地市的地下世界,汪家还是有几分影响力的。比如北边的金义市,李总或许还没听说,现在金义市的大混子彭康,已经被当地市局逮捕,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严惩。据说彭康一直对外诋毁李总和陈总,扬言要把们撵回蜀中,这事想必两位比我清楚。现在彭康栽了,金义跟蜀中接壤,以后李总和陈总在两省道上的影响力可以联结了。”

李锋闻言一怔,鹿开明笑道:“李总若是不信,大可打个电话问问在黔省的兄弟,想必现在消息已经传出来了。”

李锋听他这么一说,当即就拿出手机给郑飞打了个电话。

“老大,有件事正要跟说,才收到的消息,金义市的彭康刚被当地警方逮捕了,据说是几年前的一起持械伤人案件被人抖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