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是岚禹星元首阿里克的儿子,如果放在是其他人身上,高兴都还来不及。你竟然还会不愿意。”侯茗笑道。

“但在我看来,我宁愿和他一点关系也没有。”殷败说完,又沉默了。

“殷大哥,虽然父母没有办法去选择。但是你今后自己的路可以自己去选啊!”侯茗真诚地看着殷败。

殷败忍不住一把将侯茗搂在了怀里:“茗儿,谢谢你!”

而在“深夜食肆”的大堂里面,禹志波和夏慕瑶正在和杨方等人拼酒。

“老杨,你怎么一直不顾告诉我,你竟然也是宇宙漂流团的人。还是那创奇小队的成员。”禹志波不高兴地说道。

“你之前开店的时候可也没有像我透露过你的身份啊!”杨方笑道。

“我哪里没有告诉你啊!”禹志波道,“羲弟他们过来帮忙的时候,我可是和盘托出的。倒是你,难道季莫问没有事先和你打过招呼吗?”

“实际上莫问早就把你们的行程告诉我了。”杨方解释道,“只是我感觉到岚禹星确实有大事要发生,怕提前暴露身份的话,会被暗中的敌人有所针对。”

“有了我们梦缘在前面吸引火力,杨老板就可以暗中调查蛛丝马迹,关键时刻向我们提供帮助了吧!”狄羲笑着说道。

“狄队长不愧是莫问推崇备至的人。”杨方回答道,“一切都瞒不过狄队长的眼睛。”

“喂!老杨,你利用我们这件事情,可是要还债的哦!”禹志波不客气地说道。

长发瓜子脸美女清新俏皮清瘦身材甜美写真

“怎么还,你说吧!”杨方说着看了一眼镭娜道,“只要不要让小龙女一直到我店里吃饭就行。”

“瞧你这个抠门样!”禹志波白了杨方一眼,“今天我可要好好地灌你几杯酒。”

“没问题!这个我喜欢,你们的‘木禾酒’我可是垂涎已久啊!”

“既然如此,阿波,把木禾酒的库存都拿出来吧!”夏慕瑶建议道。

“没问题!”说着,禹志波就吩咐“千回百转”将木禾酒都拿了出来,“今夜到场的客人们,大家不醉无归!”

“好!”禹志波的建议得到了在场所有人的赞同。

终于此次地灵星颠覆事件,在欢乐声中划上了句号。

狄羲他们为了怕阿里克对五大臣进行迫害,又在岚禹星上逗留了一段时间。而在这期间,狄羲用自然之力救醒了之前陷入昏迷的乐思文。

“狄队长,宗主大人确实不在岚禹星上吗?”乐思文满是哀怨的神色。

“我不想骗你。”狄羲回答,“但是这皇家狩猎岛只是当年天穹获得暗影力量的地方而已。而天穹后来并没有回来过。”

“原来如此。”

“乐姑娘,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一旁的祝晓峰问道,“如果你实在没有地方去,‘凌霄福宿’会为你敞开的。”

“祝大哥,谢谢你!”乐思文回答道,“但是我还是希望,能够去寻找宗主的下落。”

祝晓峰似乎想要对乐思文说什么,但是话到嘴边还是选择了沉默。

“那乐姑娘,你接下

来准备去哪个星球呢?”狄羲问道。

“我的第一个目的地是峨泽星。”乐思文道。

“我出生的星球吗?”狄羲倒是有些意外。

“一颗一颗的找,我相信总会发现一些线索。”乐思文说的时候,眼睛里充满着执着。

“乐姑娘放心,我们在其他星球的时候,也会帮你留心天穹的下落。”

“那就多谢狄队长了!”

忽然狄羲胸前的“梦缘”标记亮了起来,他连忙按了一下,枫影儿声音立刻传了过来:“羲哥哥,那个阿克南来了。”

“阿克南,他来做什么?”

“好像是来通报岚禹政府对五大臣的处理结果的,你快回来吧!”

“好的,我知道了!我马上过来。”狄羲说完,不好意思地看了看乐思文等人。

“放心吧!狄队长,你去忙你的吧!”乐思文说道。

“那我就告辞了!”狄羲说着直接用传送阵传回了“深夜食肆”。

狄羲刚到饭店门口,只见门外已经被禹皇城卫队的人围得水泄不通。“这么大的阵仗,看来确实是重大事件啊!”狄羲一边嘀咕,一边朝着人群走去。

门口的几个士兵不认识狄羲,于是一把拦住了他。“你是什么人?禹皇城卫队办事,这饭店暂停营业。”一个士兵厉声问道。

“我只是住在这里而已。”狄羲平静地说道。

“住在这里?”那士兵上下打量了狄羲一阵,笑道,“你根本不是岚禹星人,还说你住这里。我看你说不定是其他星球的奸细。”

“看样子,经过这次事件,禹皇城的危机意识到是上升不少啊!”狄羲一边说,丝毫没有理睬这几个士兵。

“你耳朵是不是聋了?”那几个士兵见狄羲不听话,拿着斗气枪指了指狄羲。

“警惕是好的,但是如果没有眼力劲的话,到头来还是一样的结果。”狄羲不悦地说道。

“反了你了!”那些士兵见状抬手就准备教训狄羲。

此时那第三卫队长钟庆鹰听见声音,忙不迭地跑了出来。“都在吵吵什么呢?里面阿克南指挥官正在宣布重要事情呢!”钟庆鹰开腔道。

“队长,不是我们的错,是这个家伙不识相,非要进去。”士兵们辩解道。

“非要进去!让我看看那人是谁。”钟庆鹰走过来看到狄羲,差点没有吓得魂飞魄散,“狄队长!”

“原来是钟队长,你的人怎么还是和原来一样啊!”狄羲冷冷地说道。

“狄队长息怒!是我御下不严!您快请进,禹三皇子和阿克南指挥官等你很久了。”钟庆鹰连忙作揖道。

“还是正事要紧!”说完,狄羲也没有再看钟庆鹰一眼,快步走了进去。

“这人是谁啊!把钟队长也不放在眼里,就算是背景厚又怎么样。”那几个士兵依然不依不饶。

“你们几个,是不是眼瞎了?”钟庆鹰怒道,“你们知道那人是谁。”

“不就是个外星战士吗?”

“呵呵,我们能够活着站在这

里,可是托了人家的福。”钟庆鹰没好气地说道,“是人家不和你一般见识,凭他的实力,分分钟就能解决你。”

“队长,您是说他就是那个狄羲!”士兵们已经吓得面如土色了,“我刚才冒犯了他,他不会报复我吧!”

“好了,你们几个回去禁闭一个月,希望不要牵连到我。”钟庆鹰说罢,也不再看那些士兵一眼,回过身返回了深夜食肆。

狄羲进入“深夜食肆”后,只见里面已经济济一堂。除了站在大厅中央的阿克南和另外两位卫队长外,四大臣的族长以及梦缘的候补队员也悉数来到现场。由于墨族的族长墨炬身死,代理墨族族长的暂时是墨义。

阿克南见狄羲来了,开口道:“狄队长,我们可是在这里等你多时了。”

“阿克南指挥官,我又不是你们岚禹星的人,为何要等我呢!”狄羲冷冷地说道。

“因为此次对于五大罪臣的判决十分重大,没有你在场见证的话,之后再找我们翻旧账,我们可惹不起。”阿克南十分平静地说道。

“好了,阿克南废话不要多说了。阿里克有什么决定,你就说吧!”禹志波也是很不耐烦。

“既然如此,那我就宣布了。”阿克南朗声道,“五大罪臣极其族人,不思悔改,竟筹谋刺杀国家元首,按照国家律法应当判处死刑。但念在

对抗地灵星侵略者之时,能够及时悬崖勒马,为破坏地灵星的阴谋做出贡献。为此在阿里克指挥官调停之下,最后减轻对于五大罪臣的处罚。判五大罪臣流放岚禹星之外,限时三个月。如果三个月后没有离开岚禹星,将以叛国罪论处。”

“死刑改流放!”殷顺水等人也是一惊,“看起来那个阿里克确实对我们网开一面了。”

“等一等,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呢!”阿克南又道。

“那你快点说!”禹志波催促道。

“此次在对抗地灵星星堂的过程中,五大臣的几位少年战士,能够放下个人恩怨,以大局为重,在抗击侵略者的战斗中做出了卓越的贡献。故

此岚禹星政府一次性奖励五位少年战士,三千万三合星币以资鼓励。”阿克南大声宣布道,“这笔钱,过几天会转到禹三皇子的账上,如何分派有权拜托禹三皇子费心了。”

“阿里克这是唱得哪一出啊!”五大臣的人也都是一头雾水。

“这个阿里克果然是一个傲娇。”狄羲笑着说道。

“羲哥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枫影儿用精神力问道。

“那个阿里克有心放过五大臣,但是迈不过心里的那个坎。”狄羲解释道,“于是将死刑改为流放,实际上就是允许他们迁移去海亚星。而给予殷败他们的奖励,应该就是迁移海亚星的资金补助。”

“原来如此!”枫影儿道,“看来这个阿里克不是表面上那么无情啊!”

“身在高位,他有他需要顾忌的地方。不过幸好他最后找回了自己的妻儿,也淡化了他和五大臣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狄羲说道。

“好了,我的任务基本完成。五位族长,对于政府的判决还有什么异议吗?”阿克南看着众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