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爹怎么了?”阴九病看着金胡公子问道。

金胡公子也是一脑子浆糊,金刀仙王异常的表现,他这个做儿子也不知道,以他对父亲的了解,刚才父亲分明就是动了杀意,可是结果又走了,这不符合常理。

“可能是巨灵前辈与他有要事相商,所以走了吧。”金胡公子不确定的说。

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的父亲是被王欢的剑吓跑了。

唯有十九公子有点若有所思,眼神怪异的看着王欢,心里的突然升起一个想法,这个小子开始施展邪门**了。

不愧是让我害怕的王兄啊。

邪门**一出,连仙王都要退避三舍,惹不起,不敢惹……

“这小子运气也太好了,向金刀仙王前辈出手,结果金刀仙王有急事离开,来不及取他性命,让他多活了一段时间。”有人低声道。

在他们看来,要不是金刀仙王突然有急事,这时候的王欢已经成一具尸体了。

“王欢,你的运气到此结束了,本座没有什么急事,本座来杀你!”钟宵仙王看着王欢无碍,怡然自得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

这个小子杀了他的侄子钟无尽,要说在场中最恨王欢的人就是他了。

“你也要杀我,先吃我一剑再说!”王欢脸色大变,赶忙祭出破劫剑,抢在对方出手之前,否则一旦对方先出手了,那他连祭出剑的机会都没有。

户外网球的性感

“废物,让你先出剑又如何!”钟宵仙王一脸不屑。

看着向他双眼射来的破劫剑,一脸不屑,随后跟金刀仙王一样,轻而易举的夹住了破劫剑。

然后,他的脸色也开始变化。

他的表情最为复杂,起初是疑惑,后来有些惶恐,最后变成大怒。

狗东西!

他心里怒骂一声,而这被骂的对象就是金刀仙王和巨灵仙王。

他算是明白这两个人为什么早早的离开,肯定知道这小子是哪位的传人了,不是东西,刚才还称兄道弟,现在却要挖坑害死老子。

钟宵仙王怒啊,看着王欢那样子,他真的恨不的一掌就拍死,但是拍死之后的后果太严重了。

混蛋,这两个混蛋!最可恶的就是巨灵,他肯定早就知道了,偏偏一声不吭,其心可诛!

“钟宵兄,你这么了?”金翅大鹏雕一族的仙王疑惑问道。

钟宵仙王装着若无其事的把剑弹了回去,淡淡道:“我刚才气糊涂了,现在想起来,我也有急事。”

众人:“……”

“你刚才不是说你没有急事吗?”阴仙王好奇问道,这些人都这么了,怎么每个人都向王欢出手之后,就有急事了?

钟宵仙王脸皮一阵抽搐,感慨道:“年纪大了,适才忘记了,刚刚想起来,此事十万火急,不能耽搁。”

“要是这王欢真是大胆包天,我真恨不的一掌拍死,可是有要事在身,就拜托你们了。”也不管这些家伙答不答应,钟宵已经黑着脸,迅速的离开。

必须去找那两个狗东西算账。

敢算计我钟宵仙王,太不是东西。

邪门**!

一定是邪门**!

十九公子心里已经掀起骇浪,又跑了一位仙王,六位仙王已经跑了三位,就剩下三个了。

他虽然不明白这里面是什么原因,但肯定与王欢有关。

我十九公子没有看错,这小子就是邪门!

阴九病他们的脸色立刻阴沉下来,他们又不是傻子,连续走了三位仙王,要不是发现了什么,肯定不会突然走的。

至于急事,那是扯淡。

如果他们真的要杀王欢,就算再急的事,对于挥手就杀了王欢,根本耽搁不了多久。就算你儿子出生这样的急事,杀了再走也来得及。

唯一的可能,那就是他们不想杀王欢,然后找借口离开。

剩下的阴仙王,还有赫连仙王以及金翅大鹏雕一族的仙王互相看了一眼,虽然还不明白他们发现了什么,但是王欢还在。

这个秘密一定在王欢的身上。

他们开始仔细打量起王欢,最后终于锁定在王欢手里的破劫剑上。

卧槽!

很快,他们也发现那剑的来历,脸上一阵漆黑。

“巨灵仙王,干李良!”

三人心里忍不住破口大骂。

到现在他们要是还不明白巨灵仙王的想法,那他们就是傻子。

想让我们去杀那位存在的传人,这是要害死我们。

原来那位存在不仅没有死,而且还度过了大劫,现在还找了个王欢这样的传人。

怪不得王欢小小年纪就这样优秀,原来是那位的传人。

嗯,果然是名师出高徒。

几人内心中一阵感叹:“这小子也不厚道,你要早点说出这个身份,我们也不会为难你啊,现在真的是骑虎难下,杀也杀不得,放了又没面子。他们三个逃的倒是快,却把这个烫手芋头扔给我们,真不是东西!”

“我有急事……”

这时,三人同时开口,随后又一阵尴尬。

这一刻,他们都想把王欢这个烫手芋头扔给对方。

金翅大鹏雕一族的仙王尴尬的说:“都别想跑了,他既然是那位存在的传人,这个面子不给也得给,想想怎么找个台阶下吧。”

他干脆挑明,省的都说有急事。

阴仙王道:“什么台阶?”

赫连仙王皱了皱眉头,这事很不好办。

“王欢,你很不错,经过了本座们的考验,哈哈哈,刚才只不过是试探你罢了,你已经让我们很满意了。”最后,阴仙王脸色肌肉一阵跳动的说道。

“没错没错,王欢胆量过人,能以真神境击败仙台修士,这是少有青年才俊,像这等奇才,本座又怎么忍心杀死,刚才只是对你考验罢了。”金翅大鹏雕一族的仙王憋屈的说。

“现在你经过我们的考验,你可以离开了。”赫连仙王郁闷的说道。

王欢终于松了一口气,看来这次扯虎皮成功了。

他向着大殿内抱了抱拳,道:“多谢几位前辈,告辞了。”

“去吧,去吧。”三人练练挥手驱赶,巴不得王欢早点离开,最好能将其赶出黄洲,省的看着心烦。

十九公子已经见怪不怪。

毕竟邪门的人嘛,什么结果都是可以接受的。

可是其他人却已经完傻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