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我们的调查有结果了!”安保走进了丁羽的办公室,很是低声的跟丁羽汇报说到,“具体的调查结果已经在这边了!”说着,也是把报告放置到了丁羽的面前。

要知道四合院那边虽然小,但是相对而言,四合院的势力范围还是相当的广阔,方方面面都有着相当的触角,只不过丁羽从来都不愿意把这些给显露出来罢了!知晓是一回事情,但是张扬呢?又是另外一回事情了!

丁羽打开了文件,仔细的看了了两眼,“我知道了!留档就好,这个销毁就是了!”很显然现在这个时候丁羽并不想这个事情公布于众,至少现在这个时候把这件事情给公布出来的话,略显有那么一些仓促,京城那边还没有任何的动静来着!

既然那边没有任何的动静,自己这边要是有什么动作,势必会造成相当的影响和被动,倒不是说丁羽有多么的为他人所考虑,只不过是不想过多的去掺和这件事情,反正方方面面对此都已经是非常的关注了!也不差自己一个人,是不是?

“先生,大山洋口那边要怎么处置?这些孩子来到这边也是有相当的一段时间了!是继续的把他们给留在农场这边?还是让他们回去?”

丁羽微微的有那么一些不解,就听见安保继续解释的说到,“情况是这样的,咱们这边也是选派了一些学生过去,不过相对而言呢?他们就不是那么的适应!”

虽然安保没有完的来解释,但是丁羽多少已经听明白了!“绝大多数?还是极其个别?”

“有相当的人员,占据的呢?并不算是绝大多数,但是。”安保犹豫了一番,这个话呢?最终还是没有能够说出来,相信先生应该明白究竟是什么意思!

“其中有没有优秀的孩子?”

“有,有两个孩子表现的很是优异,要知道这些孩子去了之后,大山和田中两位也是表示了相当的关注,不过他们也就是暗中保持关注罢了!明面之上没有任何的动作,所以观察可以说是相当的清楚,同时也是很保密!”

“像是大山洋口这样的孩子呢?终究不会太多的!”丁羽微微的吸了一口气,“晚上的时候给他接过来。”不过说到这里的时候,丁羽摆了一下自己的手,“算了!给他接过来的话,动静稍微的有那么一些大,恐怕会引起来其他的喧嚣,还是我们过去吧!”

“先生,这样是不是太。”

丸子头美少女湿身美肌迷人电眼私房写真图片

“没有的事情,现在呢?还是需要我顶在最为前面的位置,整个财团虽然说蒸蒸日上,但是相对而言呢?我们的底蕴还是太过于的薄弱了!不夸张一点的来说,现在我还算是年富力强,所以可以去积累这个资本,所以多为日后考虑一二!”

安保很是恭敬的给丁羽行礼,然后离开了丁羽的办公室,等侯天亮重新回来的时候,看到了自家的主任,随即坐在了属于自己的办公位置上面,“主任!宋天仁那边传来了些许的情况,展昭帮着宋天仁分析了一些情况,给予了宋天仁相当的感触!”

“宋天仁呀!虽然不算是大家子弟,但是他的培养呢?略显有那么一些高端,还真的就不是那么的接地气,在这一点上面,我想你也有相当的感触吧!”

“倒是没有感觉他高高在上!”侯天亮倒是没有任何偏颇的说到,“给与我个人的感觉呢?他好像跟谁都能够说得上话,只不过有的时候骨子里面呢?有些疏远感!”

“还是这个问题!宋天仁跟第一梯队还有第二梯队的一些人都是一样的,因为他们的环境造就了他们呢?两只脚甚至都没有沾染过泥土,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很难让他们俯下来自己的身体,不过他的运气倒是很不错,能够找到展昭这样的一个人!”

“展昭的阅历很是丰富,有着相当的经验,有他跟在宋天仁的身边,能够起到相当的督促。还有一点,天仁跟展昭介绍了一下主任的相关情况!”

“时间的早晚罢了!”丁羽对此倒也不是那么的在意,“这个坏小子呀!心气还是比较的高,同时这个脑袋瓜子也不是一般的灵活,会发现空子,而且还会很好的钻这个空子,虽然说接接任你的两位秘书还没有过来,但是他现在呀!已经明确了自己的定位!占据了绝对的主动,这个事情呢?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出来的!”

“这倒是,倒也不能够说是抢了别人的饭碗,看来天仁在主任的心目当中还是占据了相当的位置,既然主任给了他这样的机会,我想他会好好的利用!”

“把另外的两个人给接过来吧!让他们熟络一下自己的工作,还有呢?让你去学习的事情呢?我已经给你争取了一下,年后就去报道,日后呢?也不知道会不会有这样的机会,想来应该是不会了!军方那么的小抠,我想他们是不会放人的!”

“主任!感谢你的培养,我知道在你身边的这段时间,我还是犯了一些错误的,只不过是因为你包容罢了!”对于自家的主任,侯天亮也是发自内心的感谢!

“人生呢?总会有机遇的,机遇来临的时候,抓住还是抓不住呢?这个问题很难来述说,究竟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也没有办法说的清楚,在我这里呢?学到的东西究竟是有用还是没用,对于自身造成的影响究竟是好的,还是坏的,谁也不知道,夸张一点的来说,历史会给与一个相当的评价!”

“主任!我们都是活在当下的!”

“是呀!我们总是活在当下的,但是总归还是需要朝前看,天亮你比较的沉稳一点,这一点跟天仁不一样!前途对于你个人来说是光明的,有些话呢?倒也不需要临走的时候再说,小女儿样子,让人笑话,别的呢?也就不说了!就送你几个字,平易近人,洁身自好!”

“主任,我会记住的!绝对不会辜负。”

“不是记住,记住是没有用处的,要落于实际,你的起点呢?并不低,但是纵观四九城里面的大大小小,他们的起点就很不一样呀!他们所用的方式呢?也是样式百出,无所谓什么好处,最后都是殊途同归,只不过是这个过程当中呢?有很多人都出现了相当的问题和状况!”

侯天亮没有继续的说话,只是用力的点头!

中午的时候,侯天亮也是给两位秘书打了电话过去,让他们尽快的过来找主任报道,自己这边呢?也需要相当的交接!时间太晚的话,有些事情交代不清楚,对于方方面面都是相当大的影响,这样的话就不太好了!

京城这边对于这个事情还真的就不是一般的关注,甚至于侯天亮这边刚刚的打了电话,两个秘书也是选择第一时间就准备动手,虽然说距离并不是那么的要求,但都想着能够在丁羽面前留下来一个好印象来着,更何况跟他们同期的宋天仁,现在已经开始了相当的历练!

晚上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到了,但不管是丁羽或者是侯天亮都没有去接他们,至少现在这个时候两个人还没有这样的资历,很快的安保也是把两个人给送到了酒店那边!

而丁羽跟侯天亮两个人这个时候已经来到了农场这边,天气有那么一些寒冷,灯光早就已经亮了起来,整个北方也就是这个样子!不过室内的暖气倒是很好的缓解了外面的寒冷,在外面的时候已经穿着了大衣,但是在室内的时候,睡衣也就可以了!

“先生好!”大山和田中家族的孩子看到了丁羽的时候,也是齐整的鞠躬行礼!

丁羽微微的点头,算是回应了大家的行礼,丁羽过来跟这些孩子一同的吃饭,吃的比较杂,丁羽对于这些孩子呢?并没有任何的硬性要求,你们想要吃中国的饭菜可以,想要吃日本的饭菜,也可以,毕竟现在不是刚来的那个时候了!

相对于饮食,丁羽的饭量还是很让这些孩子感觉骇然,大山洋口也是坐在丁羽的这张桌子上面,并没有任何的分配,丁羽就是很偶然的走到了这张桌子而已,大山洋口是坐在了最为边上的位置,在这张六人桌上面,正好跟丁羽形成了一个对角线!

饭量还真的就不是锻炼出来的,有多大的胃口吃多少的饭,小朋友们虽然使劲的往自己的嗓子眼里面塞,但是他们的胃口就那么大的一点,强撑着是没有任何的好处!

吃过了东西,丁羽待着他们去了大棚里面留了两圈,也算是消消食!很显然刚才的时候这些孩子吃的稍微有点多!溜圈的时候,农场这边的人也没有闲着,倒是很耐心的给小朋友讲解一些知识,开拓他们的思维和意识。

“一郎,来这里也有一段时间了!你呢?也算是整个小团体的领导者,说一说你的感受,不需要有什么奉承,我想要听一听你的真实想法!”

“是,先生,这边的热情非常的高昂,在这个过程当中大家对于这里也是非常的喜欢,而且在不知不觉当中更改了自己很多对于中国的看法,还有就是在这个过程当中,大家认识到了自身的一些问题,也做出来了相当的更改!”

丁羽看了一眼,摇头不已,“这个并不是我想要听到的,短时间之内呢?就让你们有所提升,甚至是有着异常大的更改,这个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违背了成长的规律,只是希望你们能够通过这一次能够得到一些新的认识!很显然对于这一点呢?你还没有看得太过于清楚,同时你们这些孩子呢?也没有看的非常清楚!”

“对不起,先生,让你失望了!”

“跟失望并不发生任何的关系,来的这段时间呢?我对于你们一直都是出于一个放纵的状态,虽然说先前经过了一次考核,但是那个考核呢?只不过是让你们有所感触罢了!作为一个合格的领导者呢?你觉得现在的情况之下,应该去做什么改变?”

丁羽的这个话让一郎感觉亚历山大,因为自己根本就没有去做任何的准备,甚至是完就没有这个方面的感触!说是领导者呢?其实更像是这些孩子的保姆,自己享受着其他孩子的支配权,但是丁羽先生的这个问题呢?让一郎直接的就被打落尘埃!

看着一郎没有任何的反应,丁羽倒是没有要去责备的意思,“来到了这里呢?你是一个领导者,至少你的年岁呢?是所有人当中最为年长的,大家都把你当做是一个依靠,这是一个非常大的优势,但是很显然,你没有利用好这个优势!”

此番话,批评的意味很是浓重,一郎甚至都有那么一些要跪下来的感触了!心理压力过大!

“作为一个领导者呢?你需要在危机还没有来临的时候,就有相当的预备,至少有相当的储备,才能够应对随时到来的情况,你是一个领导,同时享有了相当的支配权,这个倒是没有什么问题,但是你在享受着支配权的同时呢?也需要为他们负责!

如果你不能够为他们负责的话,那么可能会因为一个小小的问题和状况,堤坝就被冲垮了!你在他们当中的信任感就会彻底的消失,到时候你这个所谓的领导者呢?也就需要理所应当的走下台来!很显然,你现在并没有认识到这些问题和状况!”

“先生,对不起,我让大家失望了!”

“失望是有那么一点点,因为你没有达到要求,至少是没有达到期望,你现在还年轻,所以还有机会,但是我不希望你日后还会出现这样的问题和状况!一个领导者呢?是别人所赋予你的,但同样的,你需要有着厚实的根基,不要主动的去等候着馅饼会从天上面掉下来的,就算是天上面掉馅饼,你知道这个究竟是有毒还是没毒的?”

相对而言,丁羽已经表述的相当清楚了!一郎的眼睛都已经红了!只不过是强忍着没有把泪水留下来罢了!但是不远处的这些孩子们可是都看见了!这一幕也是让大家感觉有那么一些不寒而栗,一郎究竟犯了什么过错?

随后丁羽也是把所有的孩子都是聚集到了一起,“你们来了这里已经很多天了!除却给你们安排之外呢?你们好像并没有任何的反应,相对而言呢?你们只不过是被动的来应承,虽然这种应承呢?让你们取得了相当的结果,但这个绝对不是大山和田中家族所希望的!”

站在丁羽面前的孩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大家都是有着相当的不解,不明白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了现在的这个情况,倒是角落里面的大山洋口好像明白了什么。

来了这么多天的时间,先生有过试探,有些其他的方式,但是这些呢?在一定程度上面,都是他们被动的来承受先生的教育,还真的就没有太过于的主动,这种主动表现的就是自身呢?并没有去丰富自己,因为大家根本就没有认识到这个方面的问题!

大山洋口的年纪虽然很小,但是心思还真的就不是一般的多,这样的教育方式呢?在家族当中呢?还真的就很少见,用先生的话来说,就是丧失了主观能动性!能够接受先生的教导,还真的就是一件幸事呀!自己身在大山家族的子孙,也是有幸来到了这里。

等众人都离去的时候,丁羽也是把洋口给带在了自己的身边,“就留在这边的农场呢?可能会稍微的有那么一些压抑,对于你们的成长并不算是什么好事,而且这边的农场呢?并不是那么的大,不过好在北方的农场还是很多!”

“先生,大家能够找寻到自己的方向吗?”

“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至少他们的思维呢?已经开始形成了相当的定式,想要硬生生的扭转,就好像是面前的黄瓜一样,你觉得会是什么样子的结果?”

“会被扭断?基本上就是被毁了!”

“是呀!要硬生生的扭转的话,那么他们就可能会被毁了!从这一点来说呢?就是他们的先期呢?有那么一些太不足了!可以说是先天性的不足,就算是经过后天的培养,他们能够到达一定的程度,但是这个并不足以彻底的更改!”

“先生,很希望能够跟他们同行呀!他们是我的伙伴!”

“能够找寻到一个同行的人呢?这一点是很不容易的,哪怕这个人是你的对手,其实也是很好的,但是想要找寻到一个同行的人?这个就需要你自身的努力了!因为只有你自己努力了!才能够更好的去激发自己的对手,相互的促进!”

“先生,你有敌人吗?”

“当年在英国医学院的时候呢?我是医院里面的大魔王,所有人都已打到我为荣,我是所有人的敌人!就算是现在的医学院那边呢?也流传着我的传说,虽然大家都有这个期望,但是到目前位置呢?还没有人能够达到这个高度!”

丁羽的这个话不是一次说过,但对于大山洋口来说,这个激励让他感觉到气血飞扬,大魔王呀!多么尊贵的一个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