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判看着许明月那张小脸,自顾自地摸了摸手边的茶壶,然后给自己直接倒了一杯,“呵,你们这一家子还真是心大,这还是天底下本应该最为小心自身安危的天子之家吗,当真是超乎了我的想象,击穿了我固有了这么多年的认知。”

“我听母后说,珞妃,珞妃娘娘说过,你是个好人,不需要那么紧张戒备的。”

他顿时愣住,就连已经送到嘴边的热茶都忘了去喝,沉默片刻后才幽幽叹了口气道,“你这话让我很是感动啊……但是我是真的不敢相信,因为之前所有关于宫廷的了解让我不敢相信,你们竟然会这么轻易就让一个外人,更重要的是一个外来的不是太监的男人和自己同处一室,更何况我还那么厉害,你们就真的不怕出什么事吗……”

“还有,珞妃娘娘说什么你就信什么吗,你娘和她,难道真的就情比金坚,义比海深?难道一点儿都不宫斗吗?明月啊,你可长点儿心吧……”

许明月摸着小兔子,怯生生道,“顾千户在说些什么,我,我听不太懂。”

“算了算了,我也就是随口一说,发发感慨,你还小,听不懂也没有关系。”

他一点点品着茶,是真的对自家此次受到召见的所见所闻感到无比惊讶,不由自主就生出了事情怎么有如此的展开,这样一种莫名感慨的情绪。

不过也都无所谓了,不管这里面到底有着怎样想不明白的地方,他只需要明白一点,那就是自己已经叠起了很厚的甲,可以挨很毒的打,可以放很大的炮,总而言之便是很难被杀,还很容易将别人的脑袋砍下来,这就足够了。

想到此处顾判便不再纠结,而是忽然间话锋一转道,“明月啊,你舅被人打了,你知道不?”

“啊?”许明月明显有些吃惊,飞快地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怪不得我今天没有看到他的人……那他伤的重吗?是顾千户你在负责侦办这件案子吗?”

“我现在只是赋闲之身,自然不会插手京城的案子,能知道你舅舅被人揍了已经是人脉深厚、消息灵通的表现,反倒是……咦!?”

顾判随口说着,忽然间面色微微一变,目光落在了许明月正在逗弄小兔几的那一双手上。

哪吒头发型美女软萌圆脸粉嫩泳衣秀纤细四肢图片

他眯起眼睛,遮挡住了眼底那两朵幽幽红炎。

有意思,这才两日未见,眼前的紫月公主就变得比上一次更加的“有意思”多了,虽然还并未能真正入他的“法眼”,但已经切切实实踏过了普通人几乎无法突破的那层屏障,拥有了超凡脱俗的真正根基。

这还是她没有经受过任何的指导与修行,自然而然便达到的高度,若是能得一名师精心培养,将来能够达到怎样的境界,实在是一件很有悬念,也非常值得期待的事情。

更重要的是,她似乎还不能很好地驾驭这股力量,如果不及时加以引导的话,恐怕有很大的可能会好事变坏事,最坏的结果就如同当初微云后山决绝而行的尤祈,将自己的一条性命都丢了进去。

顾判有些出神地盯着许明月的一双小手在看,直将她看了个小脸通红,扭扭捏捏到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正当他轻咳一声,准备言语谆谆对紫月公主进行劝说时,忽然间从外面响起了细细的脚步声,转头一看便发现苏瑾璇在两排宫女的簇拥下正在朝着正屋走来。

“微臣参见皇后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顾判早在苏瑾璇进门前,便已经起身,端端正正躬身行了一礼。

毕竟他眼下是在别人的地盘上,似乎还是要给此地主人一点点的面子,这也符合他一向喜欢站在他人的角度考虑问题的良好思维。

虽然只是躬身行礼,并没有像其他人那般跪伏于地,但苏皇后的面上还是不易察觉地露出了一丝微笑。

因为比起上一次在大雾山泉便初见时的桀骜不驯,现在这人的表现就陡然间看起来让她舒服了许多。

“顾千户免礼平身。”

“原来千户早已经到了,秋香,给顾千户上茶……”

她款款走进屋内,刚刚吩咐下去,下一刻便瞥见了桌上已经喝了一半,还在冒着热气的茶盏,不由得便叹了口气道,“不用了,留下蓝嬷嬷在这里伺候,你们其他人就先下去吧。”

待到一众宫女应声离开后,屋内便一下子安静了下来,苏瑾璇在正中的椅子上坐了,转头看了眼侍立一旁的蓝嬷嬷,“蓝嬷嬷,你也自取一把椅子坐吧,回到了这里,就不需要再遵循宫里面的那些规矩。”

蓝嬷嬷露出一丝笑容,“小姐,老奴还是站着习惯,也更舒服些。”

顾判稍显惊讶地看了这头发花白的老女官一眼,心中对她的身份已经有了几分猜测,同时大致也能判断得出,这里到底是谁的娘家,谁的府邸。

现在他只希望那位被他揍了的苏少爷莫要露面,不然他这位例不虚发李探花虽然不惧,却也会觉得面上有几分不

太好看。

苏瑾璇点点头,沉默片刻后道,“此次本宫召顾千户过来呢,主要是对你前日在城外护卫有功一事进行褒奖,此外……”

她说到此处微微一笑,端起茶来喝了一口后,抬头看了顾判一眼,“前日官道发生之上陛下业已知晓,因感念顾千户之赤诚忠心,也有意拟旨对你进行嘉奖,赏金千两,享五千户俸禄……”

“臣,叩谢陛下隆恩!”顾判顿时高呼一声,暗道自己是不是又被珞羽给忽悠了,说什么苏皇后是要找他质询自家弟弟被打一事,结果现在分明就是升官发财、好运连连的节奏,白瞎了他过来的路上费劲扒拉想出来的说辞。

苏瑾璇蓦地闭口,眼看着他口中虽然山呼万岁,却依旧直挺挺坐在那里,只是朝天拱了拱手的样子,忽然间便不知道该继续说些什么。

算了算了,还记得就连陛下都亲口提起过,他那一身自幼养成的江湖习气,她也亲眼见识过一二,此时也就别再计较那么多了。

房间内顿时陷入到安静沉默之中。

蓝嬷嬷张了张嘴,刚想开口说些什么,但看到自家小姐都一副无所谓的态度,她自然不会多言一句,做足了面不改色的淡然模样。

莫名的沉默一直持续了很长时间,苏皇后端坐在那里,似乎在出神,不知道想些什么,许明月专心致志在逗弄喂食她的那只小兔子,顾判则一口接一口地喝茶,直到将整整一壶茶水部喝完才恋恋不舍放下了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