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着顾判的肯定答复,许徵元睁开眼睛,沉默许久后直视着他缓缓说道,“朕想知道,珞妃与白公公所说的练气、筑基、凝元等修为境界,若是一直修行下去,究竟能有多强的实力……就比如顾爱卿这般,修行到了今天的高度,如果对上军镇精锐,会是一个怎样的战局?”

   “顾爱卿应该已经知晓,前些天有一群入了修行的江湖武者闯入到了宫闱之内,其中一人实力之强简直让朕惊心,就连白公公与洪统领联手,都没能从对方手上占得什么便宜,只能任由其来去自由,他们若是造反作乱,究竟该如何克制?”

   “还有各地愈演愈烈之异闻事件,身为其中主角的各种异类生灵,我们身而为人,到底能不能真正将其剿灭,镇而杀之!?”

   顾判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低头思虑良久,才斟酌着慢慢说道,“在陛下看来,天机府中那些步入了修行的年轻武者如何?”

   许徵元皱眉道,“除了少数几个据珞妃说是迈入了凝元境界的人外,其他人或许可以称得上有不小的潜力,也有各种诡异的能力,但说实话他们现在都还不行,如果一对一死战的话,不管是老白还是洪沦,任何一个过去都能将他们轻松击败,基本上没有翻盘的可能,所以就更不用说以一人敌一军,抑或是面对处置异闻事件了。”

   “陛下所言不差。”

   顾判点了点头,又喝了一口酒道,“这就是刚刚踏入修行的人所拥有的实力,比之无法容纳天地灵元的普通内息武者要强,但又没有拉开太大的距离,真要说他们的优点,也就是在面对异闻事件时,拥有了灵元的这些人比之普通武者有着更多一些的应对手段而已,当然他们这些手段也基本上没什么大用,该死的同样会死。”

   “至于修行到了更高层次的人,我知道的比如说珞妃娘娘,还有业罗护教圣师,才算是真正打破了生而为人的桎梏,拥有种种让常人无法理解,不可思议之力量,即便是对上大多数的异闻事件,也能够身而退,甚至是将之镇压,即便是被精锐大军围困,若是一心想走,那也能够来去自如。”

   “若是再向上看,也还有比珞妃娘娘更加厉害的人,不过这样的高手实在是凤毛麟角,万中无一……”

   顾判看一眼若有所思的许徵元,低声叹息着接了下去,“臣所知道的也唯有那位历经万载不灭,实力层次极高的业罗门徒而已,如果是他心无挂碍力出手的话,我实在是想不出,放眼整个天下之人,究竟有谁是他的对手……而且在他面前,人数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计算他的实力,已经到了高一寸,就高得没边,比他低一线,就已经是跌破了谷底的地步……”

   “天地间竟然还有这样的人物!”

   许徵元慨然长叹,再次满饮一碗烈酒,有些发红的眼睛凝视着顾判道,“那顾爱卿你呢,目前又处在一个怎样的高度层次之上?”

   美女兔子的阳光私房

   顾判沉默片刻,以一种可以称得上是相当严肃认真的语气道,“如今那位业罗门徒已然不在,其他更远的地方我并没有去过,所以说如果限定于大魏国土和北地草原范围内,而且只算人,不算各种异类生灵的话……”

   他说到此处停顿一下,随后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道,“以我现在的实力层次,或许已经可以称得上是当世第一高手。”

   偏殿内陡然间一片沉寂。

   许徵元擎着酒碗的手微微一抖,虽然当即稳住,却也洒了少许的酒水出来,浸湿了他的衣袖。

   随侍在旁的白公公眼中精光闪动,却仍然钉子般矗立在那里一动不动,面色竟然如常,没有露出一丝一毫诧异的表情。

   就在此时,忽然从窗外传来一声不屑的嗤笑。

   笑声虽然不大,却穿透风雪之声清晰映入到了屋内众人的耳中。

   “本座自神功大成出山以来,会过的各路高手并不算少,就连所谓的异类生灵也见过不少,除了真心实意敬佩北王大人外,还真的是第一次见有人胆敢如此大言不惭,给自己安上一个当世第一的名头,我看你是活得太恣意了,就不知道死字到底有几笔几画!”

   顾判漫不经心朝着窗户所在的位置看了一眼,自顾自地拎起酒坛自斟自饮了一碗,回头对着明显有些紧张凝重的许徵元笑了道,“陛下,对于擅闯宫禁,意图行凶者,究竟该如何处置?”

   许徵元低头注视着清亮的酒水,一直紧抿着的嘴唇向上挑起一个冰冷的弧度,“擅闯宫闱者,按律定斩不饶!”

   “好……”

   顾判话音未落,人已经消失在了座位上。

   许徵元微微一怔,而后拿起筷子夹起了一点青菜。

   结果还未等他将那口青菜送到嘴边,眼前就是一花,定睛再看时便发现顾判竟然已经安安稳稳坐回到了椅子上,端起酒碗朝他遥敬示意。

   啪嗒!

   许徵元夹着的青菜掉在了桌上,他眯起眼睛看着专心致志喝酒吃肉的顾判一眼,开口说话时嗓音显得有些沙哑干涩,“刚刚那个人呢?”

   “死了。”

   “死了?”

   “死了。”

   顾判将口中酒水咽下,转头对白公公道,“还要劳烦白公公找人去处理一下尸体,虽说如今天气严寒不会很快腐烂,但就这么扔在宫内终究是不太好看。”

   许徵元深深吸气,又缓缓呼出,“顾爱卿,刚刚朕为何没有听到任何的呼喊打斗声音?”

   “这个啊……”顾判一下子愣住,想了片刻才有些不太确定地道,“也许是因为那人太弱了,弱小到只需要随随便便一下就被打死的程度,所以才没有传出什么动静。”

   说到此处,他颇为遗憾地叹了口气,“其实臣当时已经收手了,就是想要抓个活口,然后从其口中逼问出所有同党的下落,不料他实在是太弱了,让我也是相当的无奈。”

   “顾爱卿天下第一之名,应是当之无愧。”许徵元敛去眼中波光,大笑着举起碗来,“来,朕敬你这位第一高手一碗!”

   顾判察觉到了对面那位九五至尊面部表情的细微变化,却是丝毫没有在意,举起酒碗咕咚咕咚饮尽,随后便不用招呼地开始了新一轮的风卷残云。

   顶点